《北京晚报》:65年前种下“空天报国”的种子

点击数:    |    加入时间:2017-11-01

《北京晚报》2017年11月1日20版整版报道我校1952级校友集体返校庆祝北航65周年校庆:

百位北航“同龄校友”返校庆祝母校65岁生日

65年前种下“空天报国”的种子

65年后,1952级校友重聚北航

1952年北航校舍奠基典礼

(记者 张航)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日前迎来了65岁生日。65年前,近500名年轻人怀揣梦想从大江南北来到北京,先分散于车道沟和清华园,后齐聚柏彦庄的农地。他们在“工棚里上课,路灯下读书”,走出了戚发轫、钟群鹏、陈懋章、王永志等六位院士和一大批科研教学人才,为新中国航空航天事业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65年后,百余位北航1952级校友携家眷回到母校,相聚在修葺一新的晨读园,他们专门设立了“1952立德树人基金”,鼓励自己孙子辈的“学弟学妹”们。记者特意寻访了其中几位,听他们讲述60多年前筚路蓝缕、兴学创业的故事。老校友们说,当年在北航学习的时候,他们就在内心种下了“空天报国”的种子,正是这颗种子指引着他们在后来漫长的科研生涯中不断奋进。

钱士湘夫妇

当年同学成伉俪 发起基金励后人

10月27日上午9点半,钱士湘驾驶电动轮椅车,和夫人杨宗智女士匆匆赶到北航培训中心。这里有一大批多年未见的老同学在等着他,“要不是年纪大了腿脚不好使了,我真想跑着过来找你们。”已经83岁的他激动地握着当年同学的手说。在一旁的杨宗智怕丈夫冻着,赶紧找出一件外套给钱士湘披上,这一幕温馨的场景让不少北航学生志愿者举起了相机。

钱士湘和杨宗智是北航1952级的同学。钱士湘告诉记者,他至今仍记得1952年10月25日参加北航组建大会时的情景,当时正值抗美援朝两周年,国家对航空人才非常渴求,他印象最深的是一位部队首长在讲话中说:“我们就像大汉盼娘子那样,盼你们早日毕业”。

所有新生入校后被编成11个小班,他们先在清华大学经历了一年的学习。当时把工艺专业作为施工专业,他就被分在航空施工101-111班,一年后才转赴现在的柏彦庄北航校址。大学五年,钱士湘说自己最感动的事就是国家对他们无微不至的关怀,“当时不少地方老百姓还吃不饱饭,我们已经吃上了黄鱼还有清蒸对虾,这都是国家在照顾我们这些大学生。”钱士湘说,除了吃饭外他们还经常有机会看电影。

面对这样优厚的保障,当年的北航人都非常珍惜。钱士湘说他们每个人都抓紧一切机会看书学习,图书馆关门了,就到校园里的路灯下通宵看书。钱士湘大学里就和从四川来的杨宗智相识,但两人完全没有碰撞出爱情的火花,“读书都来不及,只想着尽快毕业报效国家,顾不上这个。”他笑道。

1957年钱士湘毕业后赴外地工厂从事科研攻关,他先后参与了我国多个型号战机的研发。1979年回到母校后,钱士湘又参与筹建了计算机系和高等工程学院,为学校培养了一批品学兼优的学生。

今年北航迎来65周年校庆,钱士湘和杨宗智主动提出联合同学发起“1952立德树人基金”,他们的倡议得到了同学的普遍响应。“我们年纪大了,不能为学校做更多贡献了。尽一些绵薄之力,让我们的后生学弟学妹们,为国家建设、学校发展加油!”杨宗智对记者说。

钟群鹏

机械“法医”做出彩 父子同是北航人

钟群鹏和钱士湘同为1934年出生。10月27日他用带着浙江口音的普通话和记者讲述起自己在北航65年的学习、科研岁月,“我的青年时代、壮年时代和晚年时代都是在北航度过的,是一个地道的‘北航同龄人’,我是北航培养教育出来的,我的一切业绩都和北航分不开。”他对记者说。

1952年钟群鹏考入北航。和钱士湘的高中毕业生身份不同,他当时已经是一名共青团干部。1953年北航柏彦庄校区奠基,钟群鹏有幸作为学生代表参加了奠基仪式,这块基石现在还在一号教学楼进门的右边基墙上镶着,“我每次走过一号楼,都要看一下这块奠基石,它是学校成立的见证者。”钟群鹏说,北航刚建起来时只有两栋学生宿舍、一个饭厅、几排平房教室,大家风餐露宿,甚至在路灯下看书,条件非常艰苦。但大家的精神头很好,学习非常刻苦,真正践行了“智慧来自勤奋”。钟群鹏说,当时学校规定晚上10点钟熄灯,功课做不完,大家就在路灯下看书复习。

1957年毕业后,钟群鹏开始从事金属材料断裂力学和失效分析的研究,这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是非常前沿的学科。钟群鹏全身心投入其中,查资料,做实验。他先后编写了《金属断裂故障分析》、《金属材料缺陷检验方法》、《金属材料断口分析》等近十门教材,先后主持和参加了500多起失效事故分析诊断和预防决策案例,包括1996年北京东方化工厂特大爆炸事故原因分析、2004年包头空难事故分析等,成为国内名副其实的机械“法医”权威。1999年11月,钟群鹏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从教以来,钟群鹏直接培养博士后、博士和硕士50多人,他们中有不少已成为国内的行业骨干、中坚。他对记者坦言如今自己年纪大了,精力不够了,希望新的一代尽快成长壮大,扛大旗,做大事。让钟群鹏欣慰的是,他的儿子从小学到大学也一直都是在北航,“我相信我们有共同的报国情怀!”

戚发轫

从飞机到火箭飞船 母校是事业起点

戚发轫小时候在大连长大,读高中时正值抗美援朝,他目睹了不少志愿军战士被美军飞机打伤、炸伤,便立志要学航空造飞机。1952年秋全国高校统一招生,戚发轫填的志愿全部都是航空系,“我已下定决心,把自己的一生与中国航空事业的发展融为一体。”

1952年,戚发轫成为北航首批学生。对于自己初次踏进大学校园的情景,戚发轫记忆犹新,“我是光头,穿土布上衣、裤腿很粗的裤子,土得掉渣儿,而接我的是一个非常时尚的女孩子,后来得知她是中国著名的考古学家裴文中的女儿裴桂,我们笑说,‘一个很洋气的学生接来一个土老帽’。”

和当时所有的北航学生一样,大学时代的戚发轫学习非常刻苦,但也不乏快乐的生活。高年级时戚发轫担任团支部书记,他不辞辛劳跑到对面的北京医学院联系大学生联欢,等到毕业告别时发现,许多同学都已经成双成对,“我才忽然明白,原来大家让我这个团支部书记去北医搞联欢,都是有目的的。当了一次红娘,功不可没。”

因为是学飞机工艺专业的,戚发轫1957年毕业时已经准备好到飞机工厂为中国的航空事业奋斗一生。但当时刚成立不久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也非常需要补充人员,于是戚发轫响应组织号召,研究卫星、飞船、火箭,与中国的航天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主持了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的研制,后来又成为神舟系列飞船的总设计师,为中国人进入太空立下了汗马功劳。2003年戚发轫又回到北航宇航学院担任院长,他说自己的一生就是从航空到航天,从航天又回归航空,“无论哪条轨迹,都绕不开母校!”

戚发轫告诉北航后生们,一定要努力在航空航天领域有所成就,要有特色,“你们是在中国第一个也是最好的航空航天高等学府里深造,就要和别人不一样!”

新闻背景

北航首届毕业生走出六位院士

1952年10月25日,抗美援朝两周年纪念日,经党中央批准,北京航空学院作为新中国创建的第一所航空航天高等学府正式成立。当时的北京航空学院由八所院校的航空系合并组建。1952年北航成立时,报考这几所学校航空系的学生就被录取为北京航空学院的学生了,这些学校相关专业其他的在校生也就此成为北航的学生。1952年北航新招的本科生共有499人,研究生16人。到1957年拍摄集体合影照片时,共有337人毕业,这些人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建校以来的首届毕业生。

值得注意的是,北航的这499名1952级本科学生中走出了戚发轫、钟群鹏、陈懋章、王永志、郭孔辉、陶宝祺六位院士和一大批科研教学人才,成材率之高令人惊叹。他们为新中国航空航天事业的发展、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们这代人也成为了我国航空航天史上的一个非凡符号。

编辑:史越

打印
分享
更多新闻
11 月
11
11 月
11
11 月
11
11 月
11
11 月
11
11 月
11
11 月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