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报》重点报道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获得者徐向阳教授事迹

点击数:    |    加入时间:2017-02-07

编者按:《中国科学报》2017年2月7日“科创”版以《科技奖励大会上的高校人》为题报道了数位在2016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获得荣誉的高校人,讲述了他们的科研故事。其中,重点报道了我校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获得者徐向阳教授“让汽车核心技术不再受制于人”的科研故事。

徐向阳:“让汽车核心技术不再受制于人”

■本报通讯员 万丽娜 记者 陈彬

1月9日,在2016年度国家科技奖颁奖典礼的现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交通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徐向阳作为第一完成人完成的项目“前置前驱8挡自动变速器(8AT)研发及产业化”,获2016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从开始碰这个汽车研发领域最难的“硬骨头”,到今天捧回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徐向阳走了整整十年。十年来,他打通了科技成果转化“最后一公里”,与企业深入合作,研制出世界首款前置前驱8挡自动变速器并成功产业化。该技术打破了国外的技术封锁,迫使国外自动变速器单台降价3000元以上。

  顶翻石头的那颗嫩芽

  徐向阳从小就喜欢汽车。1983年,高考得中的他,也将自己的专业选为车辆工程。在接下来的20年间,徐向阳攻读本科、硕士、博士学位,执教三尺讲台,赴德国做访问学者……他在汽车研发领域越走越远,并逐渐对汽车自动变速器产生了兴趣。

  自动变速器是汽车的核心技术之一,如果说发动机是汽车的“心脏”,那么变速器就是汽车的“大脑”,是汽车行业公认的技术含量最高、研发投入最大、产业化最难、单件利润率最高的零部件之一。

  中国虽然是世界汽车第一产销大国,但国内自主的自动变速器技术、标准、产品均处于空白,全部依赖进口,不仅没有能力开发出优秀的变速器,甚至连购买也常常受到“歧视”与限制。

  面对当时本土自动变速器长期受国外技术控制和市场垄断,而国内自动变速器自主研发基础极其薄弱的情况,徐向阳认真分析国际技术发展趋势,把目光投向了8AT自动变速器的研发。

  “让中国汽车核心技术产业不再受制于人”,这是徐向阳最初的想法。

  顶翻石头的那颗嫩芽,正在悄悄生长。

  “产学研用深度合作的典范”

  前期的准备是复杂而艰辛的,设计、计算、分析、仿真,徐向阳带着3个人的科研团队,完成了实验室阶段的科研准备。

  重要的一步即将到来,他需要寻求国内汽车制造企业合作,正式进入研发阶段。整整半年,徐向阳几乎跑遍了国内大大小小的汽车企业,但这个项目技术难度很高,资金投入很大,没有企业敢跟徐向阳合作。“他们都说,这确实是个好东西,不过中国人没干过,前面困难重重,”徐向阳回忆道。

  百转千回,柳暗花明。

  那是2007年4月的一个晚上,徐向阳、山东汽车企业盛瑞传动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祥伍、德国自动变速箱领域专家Peter Tenberge,三人享用了一顿火锅后,对着一张简单的原理图纸,整整聊了三个小时。

  出于对自动变速器领域共同的科研热情,三人一拍即合;怀揣对国产自动变速器摆脱国际垄断的热切愿望,徐向阳和刘祥伍的手,紧紧握到了一起。

  签约仪式上,刘祥伍说:“8AT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我的办公楼在17层,如果失败了,我从上面跳下去。”徐向阳说:如果8AT真的失败了,我就陪你一起跳下去。”

  那几年,徐向阳是“满天飞”的状态:工作上既承担着科研项目,又要给研究生上课,还担任着交通学院副院长的职务。

  2010年3月,由于长期高强度、高负荷、高精神压力和体力消耗,徐向阳和盛瑞传动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立亭(项目第二完成人),在同一天因为突发急性心脏病住院了。

  当时正是8AT第一台样机技术验证的关键时期,两人在医院仅躺了6天,便飞往英国进行样机测试工作。由于身体尚未恢复,两人每走一步都非常困难,但仍然在英国坚持一周,直到样机验证成功完成。

  “半条命换的。”徐向阳的爱人、同为北航教师的许金霞心疼地说。

  “徐老师像一棵大树”

  人才培养,在徐向阳心中比什么都重要。

  他始终把科研攻关和人才培养紧紧结合起来,项目拿了一个又一个大奖,徐向阳团队更是走出了一个又一个自动变速器领域的优秀工程师。“跟着徐老师做这个项目,团队里的每个成员都得到很大成长。”徐向阳团队成员刘艳芳说。

  研发团队充分发挥在人才培养中的独特优势,采用国际化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方式,培养自动变速器核心技术人才。徐向阳团队这些年培养的博士研究生,课程结束后,就全身心参与到8AT研发的项目中,博士毕业后全部留在企业,并成为了研发的核心技术骨干。目前,盛瑞传动工程研究院院长、副院长和主要部门的部长,都是北航毕业的博士。

  “言传身教,徐老师就像一棵大树,我们是小树苗,他也在生长,我们也在茁壮成长,我们这片森林,越来越茂盛。”徐向阳的博士研究生韩笑这样评价他。

  在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中国科学报》记者问徐向阳未来有什么科研计划,徐向阳看了看办公室窗外灰蒙蒙的雾霾天:“研究全新的车辆传动方面的技术,围绕汽车电动化,为新能源汽车推广做些事儿吧。”徐向阳若有所思地说。
 

编辑:余 敏

打印
分享
更多新闻
05月
02
05月
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