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入党故事】缅怀在天津的日子

点击数:    |    加入时间:2021-04-08

缅怀在天津的那段日子

邢慧兰

我是在战争中出生,在匮乏中成长的30后。天津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我的思想与情感融入了这座城市,我的成长与天津的历史发展紧密相关。在这里我虽然只度过了18年的时光,但就在这一阶段我亲历了中国近代历史的巨变,见证了中国人民争取民族独立与解放所走过的最后一段艰难历程,我的人生也随之经历了重大的转折,世界观、价值观发生了根本转变。

天津这座城市具有600多年悠久的历史,是我国五口通商的港口之一。上个世纪初,英、法、德、意、日、澳、比等西方列强在天津设立租界,这里精美小楼、花式洋房与棚户区破烂草屋、简陋住房形成鲜明对比。在那些不属于租界地被称为“中国地”的地方,居住着天津普通穷苦百姓,这里就是我出生前的老家。老家给我留下的印象是破烂不堪,老家人住土房,睡土炕,几根木柱做房梁,稻草和泥砌屋墙,6口人居住10平米的房,全家人共睡一个土炕。这样的生活条件让我从小就理解了穷苦的滋味。当时堂兄出去干一天的苦力,拿不回全家够吃的口粮。堂嫂照顾老人孩子的同时,还要做些缝补浆洗的活计补贴家用。我还记得当时自己家境相对宽裕,每年到了临近冬季天快冷的时候,母亲就送钱给生活较困难的四祖父与堂兄妹家,用来贴补他们买煤、买粮,渡过寒冬。

七七事变以后,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了天津,中国遭受国土沦丧,民不聊生。那时我才刚刚懂事,家住在一座日本兵营的对面,记得日本兵经常端着刺刀入户搜查,我很害怕,所以每当日本兵入户,母亲总是把我推到身后保护我。那时实行联保制,10户1保,1户闹事,10户共罚,老百姓敢怒不敢言。日本鬼子到处设置路卡,中国百姓受尽欺负。童年时期,日本兵给我留下了凶狠残暴的印象。

抗日战争胜利后,日本鬼子走了,又来了美国鬼子。那个日本兵营,又住进了一帮美国大兵,这些家伙欺负妇女,骚扰百姓,无恶不作。在兵营路外的人行路上,能够经常看到住在里面的美国兵对路过的妇女动手动脚、挑逗侮辱,令人憎恨。有时站在马路边就能看到美国兵坐在吉普车上,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抱着女人,喝得醉醺醺的,狂喊乱叫,驶入兵营。在我们居住的平房区,曾经有一个白皮肤、蓝眼睛、金色卷毛发的外国小孩,跑到各家要吃的,很可爱,大家都很喜欢他,听说是前楼一个姑娘被美国兵糟蹋后生的,生后被遗弃,后来不久这孩子因患肝病死掉了。那个时候,在中国的土地上,美国兵可以横冲直撞,草菅人命,无法无天。这是民族的耻辱,也是一种无奈。对于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我感到了一种愤怒,美国兵的丑恶行径激起了我的民族恨。记得在一次语文课老师要求写的一篇自命题作文里,我以“目睹”为题目,记述了美国兵的罪行,表达了一个中国人的爱国之情。老师阅后,在我的作文本上画了3个大红圈,也就是“优秀”,至今我还记忆犹新。

那时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中国人民会经受如此的苦难,也不知道谁将拯救我们脱离苦海。在我接触的第一个革命者中,五叔给我留下了很深的记忆。在我的印象里,父亲诸多堂兄弟中,五叔虽不是高学历,但最有文化素养,他身着一套铁路工作服,从其言谈举止就使人能感到他所具有的稳重、知礼、耿直、刚强的性格。我很敬佩他!六岁那年,五叔到我家来,父亲带着我陪他到附近广场上散步,边走边聊声音很小,我也听不太懂,但隐约知道他们在谈论国家的事,没过多久五叔带了些钱与衣物走了,直到解放后,堂兄与父亲通过铁路局系统托人多方打听,终于知道五叔当年是参加了八路军,打日本鬼子,在华北被日本鬼子枪杀了,解放后他被追认为烈士。

我的堂哥也是个革命者。他是一位大学生,他家与我家住在相邻的两个胡同,两家隔着两道院墙,相互间经常来往。有一天堂哥的母亲到我家来,对我母亲说,堂哥参加了一个组织,听说今晚有可能要来抓他,要逃走,可能要经过你家房顶,听到声音不要怕,不要出声。果然那天夜里真的有声音。解放后知道堂哥是共产党地下组织成员。从那时开始我便对共产党充满了兴趣和向往。

1949年1月天津解放。天津战役打响时,我与父亲正巧住在舅父家,战斗结束后第二天早上我们急忙赶回家。前一天舅父家附近枪声很激烈,但谁想到第二天早上却发现沿途建筑设施基本完整无损,只是有些砖瓦脱落。后来从参战的解放军那里知道,他们有政策,要求尽量减少攻击点,射击时尽量避开平民居住的建筑物,不要伤及天津的百姓,要保护好天津的设施和民生。回到家里,我见到院内有一群解放军在打扫院子,看见我父亲回来,他们热情打招呼,一个干部模样的军人与父亲聊天,他们说是昨天住进院子外面的,并一再说:打扰了。自古以来兵匪一家,我曾经见过的日本兵、美国兵及后来的国民党兵,他们对老百姓总是吆三喝四,只有老百姓给他们行礼、鞠躬的份,从没见过这么和蔼可亲的军人。解放军不但不扰民,还主动给老百姓干活。父亲告诉我他们是人民的军队,是共产党的军队。那时我知道共产党的军队与国民党的军队就是不一样,共产党尊重人民,关心人民的生活,共产党好,这是我对中国共产党最初的认识。

战事平定后,市内普通百姓的生活很快恢复正常,学校也开始复课。我所在的中学是百年老校,培养了很多社会贤达和知名的进步人士。学校注重政治思想工作,在进步青年里发展党团员。我当时14岁,上初中二年级,记得教过我的一位姓金的老师对我帮助很大,她是一位解放前的老党员,她以身作则给我树立了一个优秀共产党员的榜样。在她的关心和鼓励下,我积极要求进步,不久就向团组织递交了入团申请书,1950年被批准为共青团员,还被选为团支部委员。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进一步加深了对共产党的认识,从我过去看到的和经历过的,我知道是共产党带领人民浴血奋战,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推翻了国民党反动统治,彻底结束了旧中国本殖民地半封建的历史,彻底废除了列强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和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一切特权,实现了人民当家作主。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那时我对党的感情是发自内心的,我有了加入共产党,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想法。

高二开学不久,党支部委员郭老师找我谈了一次话,问了一些班上的工作与思想情况后,问起我是否考虑过申请入党问题,我说考虑过,但感到自己条件还不够。郭老师鼓励我积极争取入党。我经过认真思考,向党组织交上了我的入党申请书。高中毕业的那一年,我刚十八岁,终于被批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是我一生最荣耀的时刻,从那时开始,我就坚定了一辈子跟党走的决心。

离开天津后,我胸怀报国之心,考上了北京航空学院,三十多年兢兢业业献身于党的教育事业。现在我已年过八旬,但在我一生中天津的那段日子最值得珍惜,也最刻骨铭心。从那时开始,我走上了一条跟党走的正确道路。

抚今追昔,在迎接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作为一个有67年党龄的老党员,我更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自觉提高“四个意识”,增强“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我经常提醒自己:我们这一代人能够过上现在的幸福生活,党的恩情我们永生不忘!我决心跟着中国共产党,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实现中国梦,奋斗一生!

作者系北航退休教工

编辑:贾爱平

打印
分享
更多新闻
04 月
07
04 月
06
04 月
02
04 月
01
03 月
31
03 月
31
03 月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