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新闻周刊》本周人物:邢益凡:“不特殊”的第一课

点击数:    |    加入时间:2021-09-22

CCTV《新闻周刊》本周人物2021年9月18日报道:

邢益凡:“不特殊”的第一课

【主持人】从懂事儿一直到18岁,他本人一直在努力,但在考大学这件事上也得到了太多人的鼓励和帮助。

【解说】本周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工科试验班的大一新生迎来了开学第一课。课上认真听讲的学生中就有此前不幸患上渐冻症,但考上了北航的18岁男孩邢益凡。

【采访】邢益凡:很多部位会疼,坐时间长了会麻,但是专心听课的时候感觉会有所忽略,注意力转移了。

【采访】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师 郎荣玲:我们这门课是96学时,相当于每周要上三次课,一次课是90分钟,中间就休息5分钟。那么对于邢益凡,我觉得对他的身体体力上还是挺有考验的。

【解说】陪邢益凡一起听课的,还有他的父亲,除了要帮忙记笔记,还要时刻关注儿子的身体状况,虽然长时间坐着听课还是一个挑战,但他和父亲仍然坚持上完了这堂打基础的高等代数课。

【采访】邢益凡父亲 邢大成:他现在的左胸跟躯干几乎折叠成90度,他因为肌肉没有力量,导致骨骼在重力的作用下它就变形了,而且这个变形是不可逆的。(当初)就是舍不得,你舍不得放弃他,为什么是这样的?因为他永远是在我们怀里长大的。

【解说】年幼时被确诊患上了渐冻症,疾病的阴霾就笼罩着本该快乐成长的邢益凡。在他长大的过程中,病痛一点点蚕食着他的身体,致使他无法正常站立行走。

【采访】邢益凡父亲 邢大成:他其实在上学过程中,我们应该是历经坎坷,我们求学一路之上遇到的老师、校长都是特别特别有爱心,特别有责任心,就是上帝给人关闭了一扇门,肯定要开一扇窗。

【解说】在18年的求学生涯中邢益凡优异的成绩,一直让老师和同学刮目相看。中考时以全校第一升入当地重点高中,今年高考取得了645分的好成绩,当他强撑着身体蹚出了一条求学之路后,离开吉林老家去外地求学的现实困难摆在了一家人面前。

【采访】邢益凡父亲 邢大成:报考哪里、哪里允许我们报、哪里能接受我们,毕竟这个成绩是一方面,因为咱们体检还有一方面,由于他们当时是体检的时候是骨折的,大夫根据他的既往病史,当时给我们定的是重症,那么是个重症的话,咱们大学有可以不予录取这一条,那么我就必须跟学校进行沟通。

【解说】就在这时,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给与达到录取分数的邢益凡传来了有录取意愿的好消息,进入这座以工科见长,航空航天学科为优势的象牙塔,与邢益凡的愿望不谋而合。

【采访】邢益凡:幻想过当宇航员,太空失重,能够自由一些吧,我觉得。

【采访】邢益凡父亲 邢大成:北航这也是谈到他的意见,我也会跟他讲。讲太空什么样啊、太空没有重力啊、人都飘在太空里啊,他对这个特别有触动,说我是不是,没有力量(重力)就没有问题了,所以说他对这个方面就很向往。

【解说】录取一名残疾学生,不只是发出通知书那么简单,还需要更多硬件支持。当意识到他可能需要家人陪读后,学校特地准备了临近食堂有独立卫浴的单间供邢益凡一家使用。

【采访】邢益凡:希望我以北航为骄傲,然后希望将来北航也能以我为骄傲。

【解说】入校后学校请来专家对邢益凡病情会诊,学生处更是建了多个微信群,为他的学习生活提供支持。

【采访】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生处处长 董卓宁:目前的这个(培养)方案是只减了体育课,比如说理论课在课堂的这种学习,我们和普通的同学是一样的,考试方法我们参照之前他的在中学的做法,会适当的延长一下考试时间,配备专门的桌椅,其他的要求是一致。

【解说】从开学之日起,学校就考虑到要让邢益凡生活、学习的更加顺利,真正接触他的一线老师也早已知晓情况,但并未刻意围绕邢一凡展开教学。

【采访】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师 郎荣玲:我老看他必然会引起其他的学生也老去看他,其实可能会造成他额外的心理压力,他一定是最渴望过上像我们一样正常人的生活,所以在我内心来讲,我就要像正常的一个大学生一样对待你,让你感觉坐在教室里,你就是一个大学生,就是一个来上学的孩子,不会说因为你生病了,然后大家都额外的关注,每个人都是这里面的普通的一员。

【解说】只是把邢益凡当做北航众多学生中的一员,才是对他们最大的尊重。今年开学季,全国有13,000多名像邢益凡一样的残疾学生被普通高校录取,越来越多残疾学生得以走进大学课堂,现实的病痛横亘在人生路上,但求学给他们带来了人生的另一种可能。

【采访】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师 郎荣玲:我觉得如果说有越来越多的这种残疾的同学步入校门,觉得上大学对残疾人而言,只要有这个机会,只要自己有这个能力,只要自己去拼搏,我觉得还是要尽自己的努力去搏一把的,一定会找到适合他们的角色,让他们实现自己的价值。

【主持人】在上一周的直播节目当中,我因为包括邢益凡在内的很多残障学子今年被多所高校录取而给录取这些学子的高校鞠了一躬,这一鞠躬也被很多短视频转载,但是他们没转载的是我在直播节目当中鞠躬之后马上说了三个字“应该的”,一来他们分够了,二来法律法规有规定,但鞠躬跟说应该的一点都不矛盾,因为有很多时候很多人应该的事不也没做好吗。我知道这样的事情现在还是新闻,我希望将来有一天它不再是新闻,因为一切正常非常应该。

视频地址:https://tv.cctv.com/2021/09/18/VIDEFcdR9GqI8DyIZn7Kr4b6210918.shtml

编辑:贾爱平

打印
分享
更多新闻
09 月
27
09 月
22
09 月
20
09 月
19
09 月
19
09 月
19
09 月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