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航师说】步朝霞:从“隐形人”到“创造者”

点击数:    |    加入时间:2024-07-04

在北航,有这样一位老师,她把灵魂注入文字,成就时间的非凡,译有门罗、奥斯丁等文学经典。她妙笔生花,佳作迭现,获得雅努斯计划“未来译者”称号。学生们爱戴她,亲切地叫她“步步”,她是北航外国语学院副教授步朝霞。

她以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颂读文化之美,唱响文学之歌。让我们一起走近她——

语言锻桥梁,翻译连世界

日前,以“跨越语言,连接世界——致敬翻译的力量”为主题,第二届雅努斯计划颁奖礼暨雅努斯论坛举办。这一项目将目光对准投身于文化和文学交流事业的幕后译者群体,致力于遴选和资助活跃在学术和文学翻译事业的英、法、德、日、俄等各个语种的优秀中文译者,对他们付出的种种艰辛和努力表示敬意和支持。

颁奖礼上,我校外国语学院副教授步朝霞以卓越的翻译才华脱颖而出,荣获“未来译者”称号,其他获奖者还有董树宝、刘慧宁、王渊、韦清琦等译者。《船热》《诱惑者》译者金晓宇获“荣誉未来译者”特别资助。法语译者、华东师范大学教授袁筱一凭借其深厚的学术造诣和丰富的翻译经验荣获“杰出译者”资助。

作为本届“未来译者”的获奖者,步朝霞深耕翻译领域数十载,代表译作有《木星的卫星》《理智与情感》《向海明威致敬》《我不想知道的事》等。论坛上,应邀参会的学者、译者和作家围绕人工智能时代的文学及人文社科翻译展开了深入的讨论,共话译者和人工智能翻译如何通过不同的途径,实现对社会、对世界做出同样重要的贡献。其中,袁筱一、余泽民、步朝霞、王渊四位译者就“文学翻译和人工智能的相遇”展开了一场精彩对谈。

“雅努斯翻译资助计划”给步朝霞的致敬辞:步朝霞的翻译领域有些宽泛,尝试了多位作家和多种题材的翻译,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加拿大女作家艾丽丝·门罗的《木星的卫星》,是她的一部代表译作。在诺贝尔奖的颁奖词中,门罗被誉为“当代短篇小说大师”,一生主要写作短篇,且以女性为主要的写作对象。步朝霞的译作,非常好地体现了原作的叙事风格:舒缓悠长、流畅明快而又极富日常生活的内蕴和情趣,值得细细品味和咀嚼。译文在遣词造句上也竭力贴近原作,句子简洁干净,读来毫无滞涩的感觉。这与译者的中国文学功底也密切相关,只有熟练驾驭母语且对母国的文学有相当造诣的人,才能充分体味外语作品的精彩并将其恰如其分地传递出来。

十年磨一剑,译作蕴匠心

5月13日,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艾丽丝·门罗逝世,门罗一生共创作了14部作品,被翻译成13种文字,步朝霞所翻译的《木星的卫星》就是其代表作之一。

“门罗的文学成就突出,又对今天的年轻人有启发和鼓舞,这是我翻译它的初衷。”步朝霞说。2013年,艾丽斯·门罗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是该奖第一次以短篇小说这种文学体裁的成就表彰一位作家,被评论界视为重要的突破。可以说,门罗历史性地改变了短篇小说的地位。美国小说家、评论家辛西娅·奥兹克评价门罗说:“她是我们时代的契诃夫” 。此外,将小说题材聚焦日常生活,尤其是普通女性的生活,是门罗对小说史的另一个重要贡献。门罗故事中那些难以名状的痛苦、吉光片羽的瞬间,转瞬即逝的微妙感受,都深深吸引着当代读者,提醒人们如何向阳而生,不畏艰难地生活。

步朝霞在翻译过程中时刻保持敬畏之心,不敢有丝毫懈怠,“比如《劳动节晚餐》这个故事中有一个短语‘could use’, 我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后来意识到,就是‘想要’的意思,是一个口语表达。但是外语学习者一般不这么说,所以很容易误解。”

“我们读翻译作品时常常有读不懂的感觉,大多数时候不是译者没有读懂原文,而是表达不好,也就是中文不够好。所以译者应该有很好的母语修养,只有把母语学好,才能译出流畅自然的中译本。”步朝霞解释道。

步朝霞部分译作

“与门罗的简洁风格不同,奥斯丁的句子长得多。有时候十几行读完了,一句话还没有结束,所以对译者的语言能力要求比较高。”步朝霞在分析奥斯丁语言风格时说道。“奥斯丁是两百多年前的作家,译文需要注意时代特点。一方面不能用现在流行的网络语言,否则会很‘出戏’,另一方面用四字成语的时候也要十分谨慎,因为四字成语携带了很多中国文化的信息。译文最终呈现的效果,不管作者的叙述还是人物的对话,都要符合各自的‘气质’,也就是说,是有生命的人在说话,这个人的风格始终一致。”

从简·奥斯丁到艾丽斯·门罗,再到2023年出版的《我不想知道的事》,步朝霞翻译的作品大多与女性题材有关。她说,“我无意识地选择翻译这些作品,希望这些作品可以给到年轻一代鼓舞。这一想法在我为《理智与情感》译本写的长篇《前言》中也提到了。著名翻译家傅雷先生在选择作品的时候也表达过这样的考虑,我们希望国家的下一代汲取到更广泛的营养,茁壮地成长。”

在谈到译者的自我定位时,步朝霞说:“译者一方面为读者服务,要为他们带去流畅的阅读体验。因此,译者需要以母语作家的标准要求自己,不允许错误的语言、甚至不自然的语言出现在译本中。另一方面,译者也要充分地忠实于原文,始终清楚读者打开《理智与情感》的时候,要读的是奥斯丁的小说,而不是译者写的小说。所以个人风格不宜突出,做到这一点是需要克制的。总之译者是‘仆’而不是‘主’,不但戴着‘手铐’和‘脚镣’跳舞,而且始终恪守服务者的角色,突破种种限制和艰难,为读者奉上精神的大餐。”

数十载光阴,在翻译领域默默耕耘,步朝霞以匠人精神为标尺,执着于毫厘,在一字一词中推敲,笔下杰出译作层出——《木星的卫星》《理智与情感》《向海明威致敬》《我不想知道的事》等,都是她至臻精神的结晶,再现对世界名著的传唱。

即使已经具备卓越的翻译素养,步朝霞仍选择2015年作为访问学者到北大中文系进行访学,进一步加强中文修养。“沉潜己心”,不断提升自我。

倾囊育桃李,润物细无声

“本来没有选这门课,但听了一周就立刻被您圈粉!”这是学生对步朝霞最真切的评价。

在教学方式上,步朝霞曾采用“擂台比武”的方法鼓励每位同学一展才华,宛如武林争霸,虽无冠军,但意在激励同学们切磋琢磨,共同进步。她设计了“笔名点评”的教学反馈形式,让学生使用笔名来提交作业,以确保在点评时,既能高效指出问题,切实帮助同学提高,又可以很好地保护每位同学的自尊。

步朝霞将对文学的深入见解和深厚的学术造诣以幽默风趣的形式再现,深深吸引着每一位学生。在她的课堂中,学生不是被动接受知识,而是在爱的鼓励下勇敢地各抒己见,师生一道,其乐融融。在步朝霞的带领下,同学们勇敢探索未知的世界,踊跃分享自己的想法和见解,共同沉浸在和谐、人文、开放与合作的学习环境中,感受文学之美,共享翻译之乐。

在教授“中国文化”这门课程时,同学无意间瞥见步朝霞手中的《文心雕龙》,翻开一看,惊觉于其中密密麻麻的注释,不禁感叹道“老师,想必您当年是下了功夫的”。对步朝霞来说,课堂上列举的每个例子必须是自己亲手翻译过的;而在翻译过程中,有时甚至只为了一个词的改动,她便愿意花费几个小时时间,坐在书桌前,只为推敲出最合适的字句。

步朝霞与同学们合影

在生活中,步朝霞也给予学生无私的关怀与帮助。她的学生中,有的考入世界名校继续深造,有的投身行政管理岗位。无论在何处,同学们始终记得在步朝霞提灯指引下走过的道路——“我当时基础其实并不好,是步老师的鼓励和支持,让我坚定了信念,看清了未来的方向”,“步老师是老师,也是朋友,记得当年下课后,我们经常和步步一起吃饭,步步从来不会让学生花一分钱”……一声声“步步”,是步朝霞用心呵护学生、与学生共同成长的最好体现。

“孩子们与我是同行者,我们彼此鼓励,彼此支持,我看到孩子们进步了,比什么都高兴。”步朝霞以真心对待每一位学生,并默默给予家境困难的孩子帮助。在北航教书十八年来,多名学子在她的殷切期盼与鼓励下,冲破困境,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抱负,在各行各业展现着北航人的风采。

(素材来源:外国语学院 许嘉杨眉 李娅蓉/文 张智博/摄影)

(审核:李建伟)

编辑:贾爱平


打印
分享
更多新闻
07 月
03
07 月
04
07 月
04
07 月
02
07 月
02
07 月
02
07 月
02